GGV童士豪:除了騰訊、阿里,我看好的是這5家公司

我是創始人李巖:很抱歉!給自己產品做個廣告,點擊進來看看。  

作為一名投資人,童士豪的眼光可謂犀利獨到。

在他投資的公司中,估值超過4億美元的有14家,其中獨角獸有11家。在美國APP Store電商榜單前20中,他投資的項目占了4個。憑借這樣出色的投資成績,他連續7年入選福布斯全球最佳創投人榜,最新一次的排名是第7位。

《CEO來了》第二季第四期,由騰訊投資運營總監彭亞男對話童士豪。這是節目組邀請的唯一一位非CEO嘉賓,他將從投資人的角度,談互聯網的發展,談中美萬千創業者,也談如何走到舞臺中心的個人奮斗史。

關于投資:

投錯了不要緊,

關鍵是投對了的項目賺足了錢

彭亞男: 能投出14家獨角獸,關鍵是什么?

童士豪: 第一,時間好。05年入行,剛好是中國和美國第一個冬天過了以后該覺醒的時候,經歷了PC互聯網更加普及,第二波移動互聯網上半場和下半場各個階段。這個時間點為我們這代VC人造就了很好的土壤。

第二,趨勢抓得準。對于行業變化趨勢的判斷,我比一般投資人稍微快一些。最早選擇在中國發展,布局移動互聯網,之后把家又搬回到硅谷,布局全球化,這些時間點,都踩得比較準。

第三,廣結人緣。和創業者相處得不錯,不僅是合作伙伴,很多還成為不錯的朋友。

彭亞男: 除了判斷力,還有哪些能力、素質和個性會影響投資人的投資成績?

童士豪: 做決定不糾結很重要。很多比我聰明的人,做一個投資決策,反復地想,決策時間超級長;而一旦判斷失誤,會失去信心,極度自責,壓力大到難以入睡。

我做投資近二十年,沒有一個晚上失眠,哪怕天塌下來了,也不要緊,明天早上起來,吃點好的,再想解決方法。說起來容易,但很多人做不到。

彭亞男: 你會如何看待自己miss掉或失敗的投資項目?

童士豪: 一個好的投資者,十個項目有三個項目做成,已經非常了不起了!失敗不要緊,重點是成功的項目能否賺足錢,比如小米,第一筆投資的回報就超過了800倍,做了這種項目,其他項目失敗,也不是問題了。

所以重點并不是不能失敗,而是以平常心對待失敗,能抓到下一波機會。中國互聯網這15、20年來,已經有四五次迭代發生,這一波你miss掉了沒問題,兩年、三年后,還會有新的一波出來。

彭亞男: 投資做了這么多年,有什么你自己深信不疑、但其他人都保持懷疑的事情嗎?

童士豪: 很多人會質疑何必要把戰線拉到印度、非洲或拉丁美洲,把中國和東南亞做好就足夠了。對我來說,觸角鋪得足夠廣會降低投入的風險。中美兩個市場對全球的影響毋庸置疑是巨大的,奔跑的速度也很快,在其他市場追上來的過程中,是需要借鑒中美經驗的。

一般人不易發現,因為他需要去熟悉很多新的國家,犯錯的可能性會增大,但對我來說,分散風險反而是更好的做法。

彭亞男: 投資做了這么多年,對這個世界有什么更深刻的理解嗎?

童士豪: 今年2月,在圣保羅看一家做物流配送的公司,工廠基本都是自動化。我很好奇機器是從哪來的,問了下來自印度,現在還有一些德國的自動儀器,但創始人最想引進的是一家來自于中國北京的公司的機器。

當時就很有感觸,在北京的另一面,地球的另一端,亞馬遜森林旁不遠的地方,居然有幾個來自法國、在巴西生活了十年的創業者,對中國的機器那么理解,甚至是以崇拜的心態,在了解北京這家公司。

所以當時的會一結束,我馬上跟北京、上海的同事聯系,不管用什么代價,一定要成為這家公司的股東,因為這個業務絕對是全球化的 。后來我們也如愿投資了這家叫Geek+極智嘉的公司。

這絕不是個例。全球電商的發展速度是追著中國的滲透率在成長,中國的產品最開始只能賣給中國的用戶,但今天其實已經是全球市場。所以,全世界其實是非常平坦而緊密的,這一點,只在北京或硅谷生活,是永遠感受不到的。

我覺得很多地方,相同之處比人們想象的要多得多。

彭亞男: 所以這是超出你認識之外的?

童士豪: 對,而且我認為99%的VC都不會知道這個事情。

彭亞男: 但你現在告訴大家了。

童士豪: 其實我講這個故事,是想表達,你去的地點越多,你對投資就會越有把握。

關于創業:

沒失敗過的創業者,

我們不投

彭亞男: 看過這么多創業者,優秀的CEO有哪些相似之處?

童士豪: 優秀的CEO太多了!比如小米雷軍、美團王興、大眾點評張濤、頭條張一鳴、Musically陽陸育、朱俊等等。

相似之處在于:拿雷軍、毛文超、張一鳴舉例,第一,學習能力非常強,腦筋轉得特別快,對于新事物有充分的好奇心;第二,領導力、影響力很強,能吸引一幫兄弟姐妹一起干;第三,對于用戶的理解很深,了解用戶需求,才能把產品做到極致。

彭亞男: 那些失敗的CEO們,又做錯了什么?

童士豪: 第一,情勢好的時候,頭腦容易發熱,該調整、該變化,都沒跟上,要不就是選的時間點不對,太早或太晚。

再有,沒有選對適合自己的事情。舉一個正面例子,小紅書的毛文超(創始人、CEO)從武漢去上海讀大學時第一次坐飛機;但在未來十年中,大學四年、工作四年、去斯坦福兩年,這期間去了一百多個國家,完全從一個土鱉轉變成一個海歸,這個轉變歷程,恰好是小紅書的用戶也會經歷的,所以他會非常理解用戶的需求和心理,做出來的產品特別的接地氣。

彭亞男: 很多創業者,早期都靠在模糊方向中試錯前進,然后不斷調整道路。如何判斷自己當下嘗試的道路是對是錯,你從投資人角度,能給一些建議嗎?

童士豪: 小步快跑,在失敗結果能承受的情況下,不斷嘗試各種A/B Test,會更有機會找到答案。

大家聰明程度和勤奮程度都差不多,如果都要犯十個或五個錯才能找到答案,那么誰越快犯錯,且犯錯成本控制得極低,誰的成功幾率就越高。

再次強調,不要怕犯錯,要勇于承擔,繼續往前走。一個常做決定的人,雖然很容易犯錯,但只要每次都不是致命錯誤,練久了,他的反應和感覺,一定會比那個還只犯過三次錯的人要強得多。

沒失敗過的人,我們也不想投。我們喜歡的創業者的背景,首先,在大公司待過,知道公司成功長什么樣子;第二,自己創業過,失敗了不要緊,還愿意再干,他經歷過高和低的不同階段,更能以平常心把公司越做越好。

彭亞男: 如何點評今天的中國互聯網格局?

童士豪: BAT已經發生明顯變化,B是百度還是字節跳動,已經是可以討論的話題;而未來 阿里 跟騰訊,能否繼續不斷創新,還需要證明。

我很期待拼多多、京東、小米、美團、滴滴這幾家公司在5G時代的發展,我判斷這些家公司中,有兩、三家可能會掉隊,甚至不在第一、二梯隊里,但其它五、六家公司的前景,將會很不錯。

關于創新、出海與零售業態:

出海難點在于如何用文化軟實力

得到全球范圍內的認可

彭亞男: 著眼全球,有沒有好的創新案例與我們分享?

童士豪: 紐約有一家公司叫Peloton,做運動硬件器材,上面放一個類似ipad的屏幕,輸送各種運動課程給用戶。所有用戶彼此能看到上同一個課程的表現,可以促進大家互相比較,鼓勵更多運動;課程內容也很豐富,有不同的音樂,也有非常漂亮、健康的導師在一旁鼓勵你,所以整個過程變得很有趣。

我們和CEO聊天,發現他是想推動一個宗教,而非僅僅一個產品。他認為在美國和歐洲很多國家都需要宗教的動力,用戶都需要一個心靈寄托,他的產品提供的是讓用戶重新找到對美好身材、美好生活的自信。在課程中,用戶可以跟其他用戶一起連接、交流,彼此心靈的寄托和升華,就像傳教一樣。

他們在產品包裝、品牌塑造上,也都做得很極致,讓用戶覺得這是一件非??岬氖虑?,都很樂意分享和查看。

創始人是哈佛商學院畢業,超級聰明,講話特別有感染力,也知道自己的弱點,選好CEO來搭配自己,內部管理也做得很好。

他一開始靠硬件起家,一路走來,很多人覺得它就是一個硬件,價值不大,所以前面三輪融資都非常痛苦,但后面的成長極快。我們投它的時候,估值才不到10億美元,短短兩年,現在在二級市場市值已經是70到100億美元了。成長速度非常之快,打破了所有人對它的財務預測。

彭亞男: 中國的流量紅利已見頂,很多企業都在出海,尋找新的增長點,但成功案例不多,難點在哪?

童士豪: 首先,我并不認為流量紅利已見頂,5G時代一到,新的流量紅利會到來,所以不見得非要往外走。另外,中國三四五線城市也是充滿機會的,拼多多和快手都是很好的例子。

回到出海話題。我認為難點在于如何用文化軟實力得到全球范圍內的認可。這方面做得最好的是華為和小米,華為布局時間久,小米的印度負責人馬努Manu Kumar Jain會在各大社交平臺做活動推廣,讓用戶感知小米,做到這點,非常不容易。

TikTok(抖音海外版)已經做得不錯了,但如何讓國外用戶對產品建立一種更清晰的印象,是中國團隊下一步要做的事情。

彭亞男: 作為一位電商領域的知名投資人,你認為電商成功的關鍵邏輯在哪?

童士豪: 第一,獲取用戶的成本足夠低?,F在做廣告的成本太高了,所以有一定社交效應或口碑效應,能讓用戶自然分享,是非常重要的。像小米發燒友的口碑營銷,不花錢,讓用戶有參與感;再比如Wish(全球跨境移動電商平臺),靠的是產品本身的趣味性連接。

第二,轉化率足夠高。你推薦的產品是否深受用戶喜愛,你的產品推薦算法是否足夠好,這些都影響用戶下單的可能性。

第三,客單價足夠高,能支撐配送成本。

第四,客服服務足夠好,用戶退換貨很方便。這個閉環能做到的話,更多供應商愿意跟你一起玩,成功的幾率自然更大。

關于個人:

將相本無種,男兒當自強

彭亞男: GGV的同事給你的一個標簽是異常勤奮,甚至說你是見過的最勤奮的人,沒有之一,每天的工作時間相當長,日歷滿滿當當,常年全球飛。

童士豪: 一年365天,我在硅谷待兩百天,每年去紐約出差六到八次,每次兩天到三天,回國大概六次,每次兩到四天。一般說到這里就覺得飛很多了,因為算下來你可能每天不是要飛六小時到東岸,就是要飛12個小時到國內。另外,我一年去圣保羅、雅加達、新加坡、新德里和班加羅爾都各三次。我覺得跟勤奮已經沒有太大關系,是一種不同的生活方式而已。我不把工作當工作,我把工作當成我生活的一部分。

彭亞男: 這個工作強度非常大,你怎么管理時間?

童士豪: 每個人要尋找適合自己的工作方式。我感覺在速度越快、情況越復雜的時候,我反而越能慢下來,做出判斷,哪怕判斷只是基于不太多的數據,以及平時積累的對未來的感覺,就能很快做個決定。像剛才所講,這個決定不可能百分之百對,可能10次只有3次是對的,但判斷對的所帶來的影響,得遠遠超過所有失敗的總和。

彭亞男: 所以工作中最讓你興奮或者享受的點,究竟是什么?

童士豪: 一件事情,講了半天,沒人聽懂,但你自己花兩秒鐘,就搞清楚了狀況,很快能做決定,很快能看出這個決定的效果如何,短短半年或一年,你就知道這個判斷的對錯,一種成就感或者滿足感,是沒有太多其他事情能夠代替的。

進一步說,能夠用比較國際化的角度,去看一個當地市場,每次都能證明,從國際化角度看事情能增加成功機會的時候,每次被驗證自己的做法是對的時候,是鼓舞我工作最大的動力。

彭亞男: 比投資一家百億美金的創業公司,更能讓你感到成就感的事,到底有哪些?

童士豪: 登山,爬爬喜馬拉雅圣母峰,或者看火山的爆發,去非洲、去北極……是否很美好?完全同意,這都是非常美好的感覺,這些也會讓我興奮。但是,看到我們投資的公司,做出的產品能夠改變人生活的方式,那種使命感,跟自己去享受大自然的感覺是不一樣的。

彭亞男: 迄今為止,你覺得對自己影響最大的一個人是誰?

童士豪: 以職業生涯來看,我覺得雷軍對我的影響最大。我07年底、08年初認識雷軍,到13年回美國定居,再到18年小米上市,這5-10年中,能夠從小米的第一天就參與進來,到最后變成一家300億美元的公司,對任何投資者或者創業者來講,一生很難遇到兩次這種機會。如果沒有跟小米團隊這樣一路走來,我不會有今天的地位與經驗。我非常感激有這樣的機會。

彭亞男: 有哪句話影響你最深,或者是在創投人的職業生涯中,讓你最有感悟?

童士豪: 將相本無種,男兒當自強。我父母出生在山東和浙江,后來去了臺灣,我是臺灣外省出身,在臺灣,我這樣背景的是少數;在美國,我是一個亞裔青年,在中國,我是一個美籍華人。

無論去哪,我都算不上是主流人群,但在每個市場都能做好,靠自己的能力,把握住機會,廣交朋友,這樣的VC幾乎是沒有的。能夠不斷以局外人的身份,不斷做出對的決定,這是讓我覺得很自豪、也很有意義的事情。

所以,我認為任何人都有這種機會,就看你自己怎么把握,怎樣在壓力大的時候,不受到束縛;在不確定的情況下,還敢做出決定。同時敢于試錯,直至找到正確答案。

中國發展到今天,許多來自三四五線城市的年輕人,去到大城市打拼,我希望以自己的經歷跟大家分享,不要怕,保持樂觀,不斷累積實力,在每一場戰役中,獲取教訓,贏得下次成功的機會,練出贏的感覺。

AD:沒有投資人關注?缺少更多資金?“FUS獵云網2019年度教育產業峰會”正式開啟融資路演征集活動,為教育領域創業者提供一個脫穎而出的機會。如果您夠優秀,那就帶著“BP”簡歷加入這場資本與項目聯姻的盛宴吧!詳情咨詢:13121551981

隨意打賞

提交建議
微信掃一掃,分享給好友吧。
okooo澳客网pk10